<nobr id="vgrxe"></nobr>

    1. <progress id="vgrxe"></progress>

    2. <legend id="vgrxe"></legend>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優秀傳統文化

      天山的巖畫與涼山的青銅器“撞了臉”

      2016-11-08 來源:華西都市報

        11月7日,四川涼山彝族博物館一個名為“銅樹枝”的青銅器,意外地成為了考古專家的焦點,它原本不為眾人所知,意外受寵是因為:其人物造型和一幅新疆巖畫“撞了臉”。

        29年前的夏天,遠離塵世喧囂的新疆天山深處,一座森然高聳的赭紅峭壁上,一幅小人巖畫飽經3000年風霜后,終在考古專家的發現下面世。長14米、高9米,冰冷的石頭上,鐫刻著的300多個小人,手拉手地跳著舞。據考證,巖刻為塞人遺存,完成于原始社會后期。專家認為,巖畫上突出的性別意識,展現了生殖崇拜。

      考古專家巫新華認為,巖畫中小人所騎為駿馬,并非怪獸。

        大約在4年前,公安從盜墓賊手中繳獲了一個人馬樹三合一造型的青銅器,送往涼山彝族博物館后,有了“銅樹枝”的名字。據考證,其為戰國到西漢年間文物。

        今年11月3日,中國社科院專家對比發現,銅樹枝與巖畫上的人物構圖竟“嚴絲合縫”:小人都騎在馬上,上半身都為三角形直線構圖。專家由此認為,當年,新疆人順著絲綢之路的路線,來到了四川。

        11月5日,四川省考古院專家穿越兩千多公里,踏過10厘米厚的皚皚積雪考證后認為:天山與涼山,在數千年前,一定存在文化交流。下一步,該院將進一步查閱現場,整理資料考證兩者之間的確切關系。

        一個特別的發現

        天山巖畫與四川青銅器

        人物構圖“嚴絲合縫”

         兩者在小人繪圖上有著“明顯的相同之處”:與現代人描繪的弧線形身不同,一個個三角圖形代表著人物的上半身,直線勾勒,簡單、明確。

        11月3日,四川省考古院院長高大倫的手機響起。

        “老高,新疆有發現,快來看看!跟四川有聯系!”打電話的是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新疆考古隊隊長巫新華。他告訴高大倫,他對比新疆境內的一幅巖畫與四川大涼山展出的青銅器發現,兩者雖然繪畫材質不同,但人物構圖頗為相近,“令人驚嘆”。

        在廣袤的新疆大地上,三大山脈綿延橫亙。群峰聳立間,古人曾在巖石上磨刻、敲鑿,留下粗獷、古樸的巖畫。巫新華說,新疆巖畫數量多、種類全,他徒步山巒,見過很多,主題多是動物,但藏在天山里的一幅主題較為特別:百平方米的巖石平面上,重重疊疊地畫著300多個小人,歡歌載舞,這令他記憶深刻。

        就在前幾日,一本電子書引起了巫新華的興趣——《老頭龍墓地與鹽源青銅器》。下載后,僅看到封面圖片,他便產生了莫名的熟悉感:這是一件人樹馬三合一的青銅器,兩人立于駿馬上,一人正經端坐,一人略微后仰,一動一靜,互相對視。他們中間,一高個銅人,踩在樹干上,牽著兩匹馬。他曾了解到,在四川涼山州鹽源縣出土了大量青銅器,但之前并沒留意到這個造型生動的“銅樹枝”。

        “在哪見過?”在腦海里幾經搜索后,他想起了天山深處的那幅小人巖畫,立馬從烏魯木齊動身駕車,順勢就坡,來到巖畫前。

        久久佇立,他對比發現,兩者在小人繪圖上有著“明顯的相同之處”:與現代人描繪的弧線形身不同,一個個三角圖形代表著人物的上半身。直線勾勒,簡單、明確,透過這樣古樸、純真、相近的畫風,他看到兩地文化上千絲萬縷的聯系。

        “明天就過去!”掛了電話,高大倫又撥通該院專家李飛的電話,“訂機票,飛新疆!”

        一次特別的探秘

        峭壁巖面300個小人齊舞

        “神奇的巖畫刻在神山上”

         據考古專家判斷,巖刻是塞人遺存,完成于原始社會后期父系氏族階段,為石器及金屬所刻,采用技法為陰刻和浮雕。

        巫新華所說的巖畫深藏于新疆天山山脈深處,一片山奇、水清、草茂、泉美的地方。因為巖畫的發現,這個環境幽深的區域已冠上了“康家石門子景區”的名號。

        康家石門子隸屬于新疆呼圖壁縣,一個偏隅一方的西北小城。11月5日早晨9點,進入冬令時的呼圖壁縣天剛亮。一行新疆、四川考古專家套上厚厚的棉服,鉆進一輛考斯特,向著80公里外的巖畫奔去。

        1個小時后,汽車漸入天山,車窗外由鱗次櫛比的現代高樓圖,切換成人跡罕至的天山飛雪景。地上,皚皚積雪累起10厘米高。道路兩旁的灌木,已裝點成瓊枝玉葉。一片蒼茫中,天空與雪峰的界限,不再清晰。綺麗的丹霞地貌,交織在赭紅與皎潔之中。原本峭壁如削的山景,因為大雪的鋪下,多了一份柔和。

      11月6日,天放晴,天山冰雪開始融化,位于巖壁高處的巖畫露出真顏。

        兩峰夾峙中,汽車順著一條清晰的河水,依山就勢前行。又過了一個小時后,在海拔1500米左右,相對高度約有200米的山巒之中,突然出現了一片平坦寬闊的地勢。

        置身于河谷環繞,丘陵起伏間,一座孤立的山峰讓人眼前一亮,它強勢地拔地而起,山勢陡峻、如利劍一般,直插天穹。峰頂高高低低,峰體皺皺褶褶,當地鄉民戲稱它為“上海大廈”。

        爬過近百個階梯后,來到山腳下,一塊呈70度傾斜的凹入峭壁呈現。在一塊相對平整、細膩的巖面上,一幅126平方米的巖畫上,擠擠挨挨地畫著300個大大小小的人物。“神奇的巖畫果真是要刻在神山上啊!”高大倫提高了音量。

        站在巖畫前可以發現,傾斜的山體遮天避雪。高大倫感嘆地說,凹入的山體為巖畫提供了一道天然的保護屏障,才使得巖畫歷經千年得以留存。

        巖畫因刻在赭紅砂礫巖上,雖然沒有上色卻色澤飽滿。畫面刻痕深邃,據考古專家判斷,巖刻是塞人遺存,完成于原始社會后期父系氏族階段,為石器及金屬所刻,采用技法為陰刻和浮雕。

        一幅特別的巖畫

        發現已近30年

        呼圖壁巖刻謎底逐漸解開

         考古專家王炳華將這幅巖畫命名為“呼圖壁生殖崇拜巖刻”。他認為,當時流產率高,于是,人們祈求生殖,繁衍子孫。

        朝向南面,長14米、高9米,巖畫所在位置較高,據測量,最上部的刻像距地表高約11到12米,最底部的也多在3米以上。當日,當地文化局臨時搭起了5米高的鐵架,一行專家們爬上高處,開始了近距離觀察。

        眼前的巖畫人物大小不一,或站或臥,面部的淺浮雕技法,賦予了這些人物強烈的立體感。呼圖壁縣文化局局長高莉說,巖畫最大的人物圖位于最右側,高2米。記者看到,巖畫中,見縫插針地刻著十多個小人,高僅十多厘米。

      涼山發現的青銅器“銅樹枝”

        高莉介紹,巖畫一度沉寂,1987年經考古專家王炳華發現后,才被外人知曉。歷經近千年后,畫面部分已經漫漶不清,古人特有的表達也成為一個謎。起先,王炳華因巖畫人物左右手上下翻舞,甚至多處出現手牽手的細節而認為,這只是一群人的舞蹈圖。隨后,他注意到,人像有女有男,除了一位女性穿著衣裙外,幾乎全部裸體。最明顯的區別是:女性頭戴高帽,帽間部分收作小平頂,上面插著兩根翎毛,斜向左右;而男性則頭戴高帽,但并無翎毛。

        慢慢地,他注意到,畫中女性特征明顯,寬胸、細腰、肥臀,兩腿修長,小腿微曲,面頰稍修長,眉弓隆起,大眼高鼻小嘴。而男性的臀部則呈水滴狀,生殖器突出,面部輪廓粗獷,濃眉大眼、高鼻大嘴。

        漸漸地,王炳華發現了相當數量的兩性媾和場面。尤其在畫面中心位置,有一個連體人,密不可分,其形體較周圍的更大。王炳華認為,這是兩性同體人。隨著研究的進一步深入,王炳華將該巖畫命名為“呼圖壁生殖崇拜巖刻”。他認為,當時流產率高,于是人們祈求生殖,繁衍子孫。

        一絲特別的聯系

        相近的人物構圖透露

        新疆人順著絲綢之路來到四川?

         因為涼山“銅樹枝”里有騎馬圖,考古專家反推認為,新疆巖畫中的人騎怪獸圖應該是一匹馬,這也符合游牧民族的生活習性。

        對于生殖崇拜的說法,在場專家都給予了認可。但他們對其中一些細節,進行了探討。

        與此前專家的男性主體觀不同,高大倫認為,巖畫中女性不僅數量大大多于男性,還占據著畫面的主要部分。此外,巖畫存在著打破關系,也就是說,作畫并非完成于同一時期,存在著同一位置,重復構圖的情況。而直線構圖則是受工具所限,“用石頭或者金屬刻畫,弧線很難達成”。

        “巖畫的主題十分少見!”四川省考古院李飛認為,巖畫中的人物形態十分活潑,“其中還出現了不少猴面圖,應該是戴著面具的舞蹈人”,這或許與原始宗教、祭祀祈祝有關。

      涼山發現的青銅器“銅樹枝”

        隨著巫新華掏出手機,專家的討論推向高潮。

        “你們看,人物構圖是不是很像?”巫新華展示了從《老頭龍墓地與鹽源青銅器》里拍下的銅樹枝照片后說,巖畫上三角形的上半身,與銅樹枝的人物構圖“嚴絲合縫”。這正是當年新疆人順著絲綢之路的路線來到四川后,文化交流的產物。

        因為銅樹枝里有騎馬圖,巫新華反推認為,王炳華所認為的巖畫中的人騎怪獸圖,應該是一匹馬,這也符合游牧民族的生活習性。

        “幾千年前,新疆和四川一定有聯系。”高大倫向記者表示,兩者之間的確切關系,還需進一步查閱現場,整理資料考證。

        11月7日,記者聯系上涼山博物館唐館長。唐館長說,老龍頭墓地時常遭到盜墓。隨后在征集青銅器期間,公安部門送來了從盜墓者手中收繳而來的青銅器銅樹枝。據考證,其年代為戰國至西漢年間。對于青銅器的使用性質及人物構圖,以及與新疆巖畫的關系,還需進一步考證。(毛玉婷)

      編輯:周明亮

      主題活動


      地方文明網站


      亚洲欧美中文日韩在线v日本,国产在线精品亚洲第一区香蕉,咪咪色网,熟妇的荡欲bd高清在线观看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