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vgrxe"></nobr>

    1. <progress id="vgrxe"></progress>

    2. <legend id="vgrxe"></legend>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優秀傳統文化

      我是北方人生活在涼山 尷尬與熱愛并存

      2016-11-14 來源:涼山城市新報

        每一年都有許多北方人到四川生活,因為這里的氣候和環境十分好。我家屬于很早以前就在涼山定居的北方人,到我這一代已經是第三代,雖然從小在涼山長大,但是受家庭環境影響,北方人的部分生活習慣依然保留了下來。

        不過,別以為身懷兩地人的特質很美好,其實也有很多尷尬事。

        比如,對生活在涼山的北二代、北三代來說,最尷尬的要屬語言。在這方面,我最直觀的體會就是,西昌話不會說,許多東北話聽不懂……

        每一年都有許多北方人到四川生活,因為這里的氣候和環境十分好。我家屬于很早以前就在涼山定居的北方人,到我這一代已經是第三代,雖然從小在涼山長大,但是受家庭環境影響,北方人的部分生活習慣依然保留了下來。

        不過,別以為身懷兩地人的特質很美好,其實也有很多尷尬事。

        說話的尷尬

        西昌話不會說,許多東北話聽不懂

        對生活在涼山的北二代、北三代來說,最尷尬的要屬語言。在這方面,我最直觀的體會就是,西昌話不會說,許多東北話聽不懂。

        記得有一年過年回外婆家,突然發現對門異常熱鬧,于是便詢問外婆“對門家有什么喜事嗎?”,外婆回答“對門來且兒啦!”

        “來且兒”在東北方言中是“來客人了”的意思,不要說西昌人聽不懂,就連從小生活在涼山的我都非常陌生。諸如此類的詞語還有很多。

        在東北,有一種肥皂叫胰子;有一種人叫切兒登(四川人叫贊靈子);有一種骨頭叫膊了蓋兒(膝蓋);有一種摔倒叫卡禿嚕皮;有一種回答叫嗯吶;有一種相貌叫磕磣;有一種浪費叫霍霍;有一種驚訝叫哎呀我去;有一種喜歡叫稀罕;有一種討厭叫膈應;有一種傻叫虎了吧唧;有一種速度叫麻溜;有一種心情叫嘚瑟;有一種動作叫削你……

        對于西昌本地人來說,我們日常生活對話中夾雜的北方方言,也給他們帶來不少樂趣。其中最經典的要屬“老”和“賊”。在北方方言中,“老”有很多意思,比如“他對我老(非常)好了!”“你這樣就老(太)沒意思了!”“這是他家老(最小的)閨女。”不同的語境中,“老”字化作不同的意思。而“賊”字雖然意思單一,但是卻十分逗趣,在普通話里,“賊”是小偷的意思,但是在北方方言中,卻是形容詞“非常”。網上曾有一則關于“賊”字的段子:一個四川人去哈爾濱旅游,向當地人打聽住宿情況,這名當地人也很熱情,告訴他“哈爾濱旅館賊多!”,這四川人一聽,嚇了一跳,“賊多?那還怎么住,打道回府吧!”其實這個段子里,哈爾濱人說的“賊多”并不是指小偷多,而是指哈爾濱旅館非常多。

        兩地之間不同的方言特性差異還有很多。

        吃飯的愛恨

        辣椒真讓人又痛又愛

        東北人大多數性格豪爽,這樣的性格讓他們對吃食不太講究,所以東北家常菜大多數賣相粗獷、烹調手法簡單,不過卻有一項引以為傲的食物—面食。許多南方人覺得北方的面食好吃,并不在于它有多精致,而在于它的筋道。這口筋道的秘密就在“老面”上。

        “老面”就是發面蒸饅頭時剩下的一小團面,由于里面有很多酵母菌,下次發面的時候可以作為菌種用。北方家庭很多都有留“老面”的習慣,因為用這樣的面蒸出來的面食會有一種獨特的酸味。

        來到西昌生活后,家里的這種習慣還是沒有改掉,打開冰箱總能看到藏在角落里的小面團,這也算是一種口福。不過,在西昌定居后,有兩種面食卻很少能吃到了。其中一種叫糖三角,是北方的傳統小吃,有紅糖和白糖兩種餡兒,用圓形的面皮捏成三角形,上鍋蒸好后看著非常可愛,所以小孩子很喜歡這種食物。不過,在西昌幾乎見不到糖三角的身影。還有一種是粘豆包,與四川人吃的豆包不同,粘豆包并不是小麥面粉制成,而是用粘米粉,它的口感軟糯香甜,做出來的粘豆包色澤金黃,在冬天的時候,東北人的餐桌上絕對少不了它。

        雖然吃不到這些可口的北方面食,但是辣椒安慰了我失去美食的心。對東北人來說,四川的辣椒真是讓人又愛又恨!二斤條、小米辣、朝天椒……一種辣椒一種風味,對只有甜辣椒吃的東北人簡直是一種神奇的體驗,更別說各種各樣的重口味菜式,一口下去越辣越想吃。特別是我這種北二代,口味幾乎和本地人沒有區別了,每次回到家后,對著桌上清淡的東北菜總會想暢快地吃頓火鍋。

        不過,生活在西昌的時間長了,家里也學會了不少川菜,只是……不放豆瓣醬的回鍋肉、不放豆瓣醬的紅燒牛肉,不放辣椒的水煮魚,這些東北“改良”川菜,你怎么看?

        習俗的碰撞

        相互融合意外的和諧

        都說南北習俗差異大,東北人到南方生活會很不習慣,其實也不盡然,在我看來,這些習俗會隨著居住地的更換而變換。就比如東北人一到冬天就有儲菜的習慣,即使現在家家都有冰箱保鮮,到時節了還是會不自覺儲存,仿佛只有買了冬儲菜,過冬才踏實。

        青油油的白菜、青菜洗干凈晾曬好,裝進半身高的大壇子里,入冬后開壇就是美味的酸菜;成捆的大蔥摘得干干凈凈,挽成團塞進冰箱里備用;就連米、面也比平日買的多了不少。

        自從定居在西昌后,家里再也沒有買過冬儲菜,因為四季如春的天氣讓人感覺不到冬季的冷冽。不過外婆家還是會在冬天腌上一壇酸菜,不是為了過冬,只是為了兒孫愛吃。

        與東北人過冬的習俗不同,四川人過冬喜歡灌香腸、腌臘肉,這恰好是東北人不會的。聽父母講過,家里剛搬到西昌的時候,完全不懂灌香腸、腌臘肉,但是一到時節,看著周圍的鄰居忙里忙外的,突然就融入了這種氛圍,于是第一年和鄰居學會如何灌香腸后,往后的每一年家里都沒少過這口臘味。

        所以,誰說東北人不能適應四川的生活,雖然兩種文化傳統融合的過程中有著尷尬,但更多的卻是樂趣。如今,過年我能吃到北方特色—酸菜湯,也能吃到四川特色—香腸臘肉,豈不是更妙?(王羽翎)

      編輯:周明亮

      主題活動


      地方文明網站


      亚洲欧美中文日韩在线v日本,国产在线精品亚洲第一区香蕉,咪咪色网,熟妇的荡欲bd高清在线观看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