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vgrxe"></nobr>

    1. <progress id="vgrxe"></progress>

    2. <legend id="vgrxe"></legend>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傳統文化

      汶川阿爾村的釋比文化概述

      2017-04-21 來源:西羌文化

        “釋比”、“許”為羌語,意為巫師。巫師作法即以一定手段重新喚起某些情感的再現活動。過去羌族在祭山、還愿、驅鬼、治病以及對死者的安葬和超度、結婚的擇期、敬神和祝福、新生嬰兒的命名等活動中都離不開釋比。

        “釋比”活動在中國古代、近代較為盛行,它誠然是帶著非科學的迷信色彩。然而以歷史的辨證觀來看,這種“釋比”正是羌民族千百年生活方式溶鑄的韻律,蘊藏著民族文化的金與沙。

        羌族和世界其他一些民族一樣,在人類史的初期,時常對許多現象不能理解,朦朧地感到幸福和痛苦,成功與失敗的后面宛若有種宏大無比神奇的力量。他們乞求命交好運,獲取五谷豐盛、人畜興旺的太平盛世。由此“釋比”便產生了。當天旱無雨時,“釋比”為求降雨,走向山峰、敲擊陶器,咒聲大作;戰爭時,“釋比”又往往以剛毅地舞術、磨擦、拋擲、埋匿,使每個參戰者能聯想到攻擊、防御的技能;圍獵時,“釋比”時常在神壇外圍奔跑,揮舞火炬,使人們領略到動物畏火之神靈;戀愛時,“釋比分動作舒緩舉止柔和,咒語悠悠揚揚。這一切,仿佛“釋比”的所作所為是對生活的彩排。從“釋比”作法時穿短褂、圍白裙,披豹皮、頭戴三角帽、踩犁鏵頭、凈水洗手、搖皮鼓、使神杖、敲銅鑼、照銅鏡、揮令牌,動骨卦等等,無不使我們聯想敦煌壁畫中一招一式、一舉一動、靜動結合的藝術造型,顯現出一種民族文化在“形”上的暗合。

        因此,“釋比”雖是一種帶著濃重唯心主義色彩的“巫術”,但作為一種文化它在今天羌民族人的生活中仍有其深遠的影響力,在某些方面仍可給我們諸多啟示。

        許——阿爸許

        許(‘許’羌語,漢譯‘端公’。羌族宗教經師文化)許——釋比文化之一。源于人類蒙昧時代“萬物有靈”的原始拜物教。帶有封建迷信的愚昧成份,羌人又稱其為——許文化。許文化在封建社會,對團結羌民,繼承祖志,保持民風民俗,防御外侵,消災防災滅病,傳揚歷史起到了積極的作用。許是羌族人中的知識分子。懂得羌人歷史、傳說、典故,會唱史詩和民間故事。且懂得天文地理,草藥丹方,人體生理結構,陰陽功能,是不脫產的宗教師?!肮儆卸啻?,許有多大”,被尊稱為“阿爸許”。生話中,諸如祭山、治病、還愿、驅鬼、招魂、安葬、婚娶等都須請“許”主持和操辦。(主要是解放前,現在在不少羌族地區又開始盛行。)

        “阿爸許”都有一定的氣功功底,有的是“刀山敢上火海改闖”的超級氣功師。通常見到的有“踩紅鍋”、“踩鏵頭”、“吐油火”、“上刀山”、“開紅山”……練就有絆法、定根法、雪山咒法、黑山法、吹法、指畫法等等?!岸斯豢跉?,能使筧槽水倒流?!笨戳耸谷四矿@口呆。

        經師的誦經分上、中、下三壇。有古老的竹簡經書,有古羌文字的羌語唱經,古文字符號的端公印。一般均以口授傳教。受教人必須聰慧,精明強干。不僅會唱誦經文、會法事,知歷史、懂醫理、有氣功,而且精通各種歷法,特別是羌歷法,計算要精確,羌歷法的計算,被譽為“鐵板算”。

        上壇經屬神事。序經十部,正經二十部。請神、敬神、許愿、還愿;中壇經屬人事。七部。打掃房屋、打太平保護、治病送鬼、測算兇吉;下壇經屬鬼事。十二部。驅趕鬼怪,同魔鬼打仗,為兇死者(如滑坡、落水、刀殺、上吊、難產死等)招魂除黑。上、中、下三壇經共三十九部。有的地區每壇經為十二部,共三十六部?;窘浀錇槎牟?。

        上 壇 經《還 愿》

        千千兵馬,萬萬神軍。從前羌民風餐露宿,靠了石匠砌起房屋,才得安居樂業。但身體不好,骨瘦如柴。羌民無奈,在神前許了一臺天愿,下年莊稼收了,酒做起了,五谷之神不吃,羌民不敢吃,所以現在敬酒還愿……讓一寨老少男女,無災無難,莫病莫痛。

        第十四部《索》:《請神歸位》

        端公遇事總愛分,分天分地分公母。千千祖師在側面,不敢違背祖師言。一分山來二分樹,三分平地四分巖,五分溝河六分渠,七分大坪與小坪,八分路途千里遠,九分村寨村連村,十分城池開四門。天分地分完畢了,開口來請諸神靈。(從成都、郫縣、灌縣、汶川、理縣、茂縣、黑水、松潘、北川……數點諸神靈)端公作法請動你,神功神力佑人。神雞神羊已獻過,恭請諸神歸原位……

        羌族文化傳人——許

        由于羌族文化失于文字記載,多為傳承性的口頭文學創作。其豐富多彩,質樸無華,且具有民族特色的傳統歷史和文化,都只能以宗教文化的形式保留下來。于是,羌族的釋比就成了唯一的既是宗教職業者,也是羌族文化的傳承人。

        羌族語言不盡統一,僅一河之隔或一山之阻,語言就有差異。雁門鄉小寨子袁禎祺老“釋比”、綿虒西羌第一村王治國老“釋比”、龍溪鄉巴奪寨余明海老“釋比”,他們誦唱的“三壇經”就各有差異。

        一、龍溪羌族三壇經

        上壇經內容為:開壇請天神(格底莫比阿拉其),意為莊稼收畢,向神匯報,祭品潔凈,請神享用。告白諸神(刮巴),意為祭品雖少,切勿嫌棄,乞保安寧。請寨盤業祖和寨神(阿布其亞),意為告白二十三寨業祖寨神,今日還原請來享用,把每寨業祖和寨神呼遍。解穢詞(塔溜比亞比亞),意為犧牲的牛、羊、雞等動物都熏了香柏、淋了潔水,無穢無垢,才敢奉獻。安神(出學),意為祭祀地已打掃干凈,香柏枝已熏燒,請神來。向神獻青稞籽(十希剎),意為已豐收,獻神糧和肉,保佑來年又豐收。頌鋤神(覺比),意為頌鋤頭給羌人帶來的各種好處,并附祭神牲口由多到少的原因。

        中壇經內容為:唱娶嫁(母其):意為羌族男入贅女家,因女子不尊習俗和不清潔,不聽父母教育,神怒,令女嫁男娶。送鬼邪(陸比剎):意為祭神,做吉事都得先送鬼邪后才能順利。解畜圈穢氣(休呷):是釋比做“太平保?!钡姆ㄊ?,意為原來養畜難發展是因未管理好和沒有供神靈,如今“畜圈”潔凈六畜旺,畜圈解穢大發展。頌祖先:“木姐珠”和“燃比娃”,還天愿地愿敬神后再頌祖先種種恩德,意為祖先下到人間后,從事生產,“木姐珠”因忙于事務,變得邋遢懶散,天神知道后給她懲罰。羌戈大戰(戈基戛補):敘述羌族祖先從北部遷徙到岷江上游來,受到戈基人的凌壓與之大戰。敘述中把戈基人比為邪魔妖怪和農害,并詛咒和驅趕戈基人。敬鐵神(哭巴米亞):敘述從開礦、冶煉、運回的過程,并把運鐵路線,經過地名一一說明。除農害:每年在九月三十日做法事唸經,要把對莊稼有害的禽、獸用石做模型,放入事先備好的洞內,用泥封住,做面狗在洞口看守,以防禽獸危害農作物。修磨房敬神(勿達柳)敘述修水磨時的各種工序,愿石堅磨籽,為羌人造福。龍溪“釋比”哪里來(厄阿子促):意為祖師“哈比母”來自神仙居住的非凡地,常年云游,回到羌區,樣樣安好。

        此經與農事有關,唱經時一問一答。如“正月采什么花?正月里采酥麻花;二月里采什么花?二月里采河壩里花;三月里采什么花?……”一直唱到十月初一是羌年,村村寨寨還大愿。收莊稼敬神(喜紫尾):意為種種莊稼收回家。二十三寨羌人很高興,燃香殺羊祭天神,豐收還愿不愁,災年還愿難,求神保佑明年大豐收。收莊稼敬寨盤業祖神(國君):此經為十月初一還大愿誦。意為寨寨都有業祖,先輩創業辛苦,子孫豐收還愿理應當。修房竣工敬天神(勒助瓦阿略):意為砍了圣潔的杉桿,砌好供神的“那薩”(石塔),新房蓋成須殺雞宰羊謝神恩。安神(麥基出):內容為新房建好后需安各神靈位,從四角神起安到天、地、人、畜。意為天無忌、地無忌、人無忌、畜無忌、百事無忌,大吉大利。(離捉):十月初一祭祀完畢“釋比”唱的,意為“今年莊稼實在好,所有糧食收回家,十月初一愿已了,祝福村寨眾鄉親,青山常在老人健,巖石永駐山崗上,你們經驗多且好,教育后代方法多,豐收過后人人慶,怎能忘記老年人。天天向上青年人,勤勞智慧務耕作,待人謙和敬上輩,希望寄托青年人,來年再慶大豐收”。龍溪鄉的“釋比”也會做下壇經,其內容與綿虒的下壇經大致相同。

        二、綿虒羌族三壇經

        上壇經有“序經”、“正經”之分?!靶蚪洝睘槭?,內容為:①“出學”(即解穢,四段)。②“笛雪兒波”(還愿開始)。③“木姐珠”(仙女),羌人始母)④“國”(兩面神,又稱好壞神)。⑤“默默格”(說好和來,壞的去;白的來,黑的去)。⑥“不灰”(釋比制紙旗時唱)。⑦“尕”(述說戈基人智力不全是白癡)。⑧“勒”(問詢家中如何出了怪事)。⑨“色國作”(請諸神參加還愿會)。⑩“國”重唱兩面神段要好的、送壞的)?!罢洝睘?2段,是壇上諸事已備好后做法事的時唱的,內容為:⑴“遮”(解穢詞)。⑵“對依”(不管在外在家,一切事應分好壞黑白,要好的白的)。⑶“爾”(遇事該說才說,不該說的不說)。⑷“枯”(述人生的苦情勞累)。⑸“巴”(述修房造屋和裝扮房屋)。⑹“額”(述五年四季花草樹木、莊稼牲畜,隨季節變化而生死枯榮和節日敬神請客)。⑺“助耶”(還羊愿,述“釋比”殺生該殺才殺,該殺的殺了有罪,不冒充“釋比”,冒充有罪)。⑻“色世”述箭的來源,還箭愿時要唱此段以)。請祖師幫還愿,⑼“折”(請祖師幫還愿,“釋比”殺雞羊時唱)。⑽“波”還杉枝愿,房頂插立杉枝唱此段)。⑾“俄”(還牛愿,說牛有好壞,不犁地的牛是天上神牛,應宰還愿)。⑿“索”(述還愿時辰到,天邊亮了,天門天了,東方發白,該還愿了)。

        中壇經是有關人事的經典,“釋比”做喪法事唱的。父母死后請“釋比”作法事時,“釋比”頌唱,群眾對唱,共有七部,開始先請17寨神,獻幾片肉、用竹簽插上,第一片獻給“木勿哀”(“釋比”祖師之妻,專同占卜,會扯索掛),然后唱七部中壇經。內容為①“雪阿日”(頌老人生前功績和顯赫的名望)。②“得抽子”(意為烏云來了,禍事莫測,患病不起去逝)。③“孤石”(述死者該穿戴的齊備了)。④“格尕日”(述死者與家人親族意別情)。⑤“阿薩補”(述死者靈房、棺木、墳墓)。⑥“牛以徹”(請死者給后人留吉免災)。⑦“勒屋哀”(決為喪葬期費財費物,安葬好了后會招財)。

        下壇經主要是驅鬼送魔或為兇死(非正常死亡者)招魂,為喪家除煞。開始作法時以頌上壇經“笛雪兒波”不序,后才念下壇十二部經,其內容為⑴“質”(間為羌人遇到惡運和意想不到的天災人禍,“釋比”作法時留好去惡)。⑵“遲”(敘述羌人曾同別的民族發生戰事,從松潘打到灌縣外六城又打回來,后談判立約,雙方團結)。⑶“鄂”(敘述羌人牲畜害瘟,“釋比”罵瘟神,趕走六畜鬼)。⑷“德”(意為家中村寨發生不正?,F象,“釋比”驅邪魔逐鬼怪)。⑸“則”(意為村寨家人多病痛,“釋比”為消災滅禍作法)。⑹“米亞”(意為羌人家中糧食不夠吃,東西不耐用,牲畜不發展,“釋比”唱此經驅除邪魔)。⑺“決”(意為“釋比”不是冒充的,該懲就懲,不該懲的不懲)。⑻“畢”(意為羌人辦事,難免有人說好壞,壞話驗應了,家中不吉多口角,“釋比”唱此經消災。⑼“里依”(意為家中鬼魔作崇,“釋比”唱此經驅鬼魔)。⑽“?!保ㄒ鉃椤把狻彪y產,在家作怪,必須驅除趕走滅掉)。⑾“爾”(意為木匠修“天城”、“地城”伐木驚動天君、地君,受到報復,非正常死亡,“釋比”驅惡鬼,索魂)。⑿“司”(意為羌人夢幻多,“釋比”為其解夢,留好夢,去惡夢)。

        三、雁門羌族三壇經

        經典也是分上、中、下壇,每壇十二部,上壇經為請神、敬神、許愿、還愿;中壇經為治病送魔驅鬼除怪,掃房安神,化水消災;下壇經為與魔邪精怪拼搏,壓伏魔鬼。下壇經是以中壇經為主要內容,“釋比”演唱時語氣加重,面目兇狠嚴峻,有時用司師刀令牌扣打,上壇經的內容為“息”、“笛”、“羅細”、“代細”、“出”、“日補”、“吉”、“殼”、“日波合格”、“木吉珠”、“ 銀已”、“索”十二部。中壇經內容為“息”、“笛”、“日”、“締基格補”(又稱“赤吉格補”)、“茂”、“葉”、“日莫”、“日佐”、“布”、“薩”、“頗”、“巨澤”,雁門“釋比”不管上、中、下壇,都要唱誦上壇經中和“息”,內容為近到遠,沿岷江、雜谷腦河兩岸各羌寨山神都請到,共五十多冊神。謝天還愿時還要請“地盤業主”,從雁門就要說到灌、郫、成都等地業祖名。這與綿虒、龍溪二鄉、鎮“三壇經”略有不同(其它各經意略)。

        羌族“釋比”(羌語)又稱端公,縣內羌區有不同的稱謂。綿虒的“釋比”祖師羌語叫“阿爸木拉”、端公稱“許”、“什比”、“比”。傳說“釋比”是天神家專管占卜兇吉、驅邪治病、送妖驅鬼的人,隨同天王三公主下嫁給燃比娃時下凡。龍溪鄉的“釋比”祖師羌語稱“十打齊莫”、“哈比母”,尊稱為“比不若姓”,自稱“比”、“詩卓”。雁門鄉的“釋比”祖師稱“阿爸錫拉”,尊稱為“比”,自稱為“許”?!搬尡取笔遣幻摦a的羌族宗教人士央羌人中有很高有威望,師承一人,術各有異,約分為十二支派,互顯神通,互不妒忌,互不交流,無系統組織宗教和寺廟,但供奉始祖猴頭(“釋比”不供猴頭),有妻室兒女,各大寨中均有一、二名。人事活動有祭山、還愿、安神驅鬼、招魂、治病、除穢、消災、滅禍、喪葬、娶嫁、超度等。法器有羊皮鼓、神棍(杖)、司刀、銅鑼(鈴、印、鏡)、令牌、獸骨器(卦、骨、爪、齒)、古錢、法水瓶、骨珠骨鏈等。作法事時,頭戴猴皮帽,猴皮帽上三尖。一尖代表黑白分明,二尖代表天、三尖代表地,帽上綴七或九個貝殼,身青白衣白羊皮褂(毛向外),套白裙,身體半蹲,踽踽而行。

        “釋比”作法必須打羊皮鼓誦經。上、中、下壇使用的皮鼓分白、黑、黃三色。白鼓拿來上壇用,黑鼓拿來家庭用,鬼事兇事用黃鼓。

        羌族的許、釋比,一般說來宗教還沒有被政權利用或被其扶持發展,許在政治上與統治階級沒有聯系。由于他們通曉本民族的歷史傳說,所以在群眾中還是受尊敬的.又因他們有“法術”,不少人甚至還怕得罪了他們。

        許的法器、法衣

        釋比的法器有神杖,長約1.5米,上端為獅頭或人頭形,下端插入錐形尖鐵,常用長有旋結的藤棍做成;半面羊皮鼓一個,鼓內橫撐手握的柄。作法事時皮鼓周圍貼白紙條,內有響鈴一對,一為一口鐘、一為扁形。銅質法水瓶一個,還有響盤、銅鏡和專為解穢用的鷹爪,鷹頭、獨角、令牌及一串野獸牙齒,木質或骨質羊角形神卦等。

        做法事時,頭戴金絲猴尖尖帽(傳說,很久以前金絲猴曾救了釋比的性命,故釋比尊金絲猴為“護法神”),身著對襟短褂,上綴黑、黃、白三色,紐扣三排,下穿齊腳白布裙、白綁腿。法衣只能在做法事時穿,法器是不能讓人玩弄的。有

        的法器即使自己要用,也得事先凈身洗手。 

        許的活動

        解放以前,汶川羌族地區釋比較多,當時文化落后,醫藥衛生事業不發達。因此,人捫常把自己不可理解的事情,無法抗拒的疾病,都寄托于釋比的“法術”來解決。名各村寨的祭山、還愿更是少不了要由釋比來主持的?;?、喪事推算日子、卜葬地、安神、祛解、看水碗、招魂、除穢等都離不開釋比或許。傳說,法事大的釋比不需主人告訴他,自己就可尋得非正常死亡者死的地方(如落河、跌巖等),還能施用大法術嚇鬼。如“坐紅鍋”:赤腳踩燒得通紅的鏵 頭,把燒紅的鐵鏈圍在頸項上?!胺渡健钡?。

        由于受漢族宗教信仰的影響,一些靠近漢區的羌族群眾,遇疾還習慣于請道士做道場。多屬以訛傳訛,以致更迷信化了。作為羌族文化唯一的傳承人——許,只要抨棄封建迷信之糟粕,才能更好的傳承其本民族悠久的歷史與文化。

        隨著科學、文化的發展,學釋比或許的人已經沒有了。

        祭山還愿會

        祭山是羌民的大典,諺語說:“皇帝祭社,百姓祭山”。下面僅以龍溪阿爾村祭山會為例:龍溪鄉阿爾村的祭山會,又名“山王會”、“山神會”、“轉山會”、“祭天會”。

        羌族一般居住在高山峻嶺,認為民眾、牲畜、莊稼等一切生靈全靠山神保佑,坐位在“祭山會”上祈禱天、地人間諸神,保佑羌人六畜興旺,五谷豐登,地方太平、百事順遂。祭山的時間各地不一,一般是在農歷正月、五月、十月、一年一次或二、三次。羌寨附近的山上一般都有一遍茂郁的老樹組成的“神林”。樹前的空地便是祭祀的場所。祭祀處修有石塔,主要有數個代表諸神的白石,由輪流擔任的會首以及會首的得力助手協助籌備。龍溪鄉一帶的祭山會多在五月舉行。

        祭山儀式一般由本寨會首牽頭,巫師主持。羌語稱“釋比”、“許”或尊稱為“阿爸許”,是一種不脫離生產勞動的宗教師。是羌族中的知識分子,甚至起著某種精神領袖的作用。釋比僅限于男性充任,可結婚成家,他們沒有宗教性的組織或寺院,但供奉歷代祖師和“猴子童子”。據傳,金絲猴是巫師的護法神,所以他們供奉的祖師爺和使用猴頭法器,頭戴的猴皮帽均與金絲猴有關。就是他們跳神時的步法,常用的兩腳緊緊的并攏,上下左右跳躍據說也象征著猴子的步法。巫師的傳授除少數是帶子相承外,一般教師經過三年艱苦的跟師學藝而來。先學敲鑼、打鼓,背誦咒語。入門后再學拉鐵鏈、穿鐵鏵、踩紅鍋、舔鐵鏟、撈油鍋等巫術。這些本領掌握之后,才可以出師。出師后由師父送給一套測聲器。巫師的法器有猴頭帽、竹帽、羊皮鼓、神棍、師刀、猴頭、銅鑼、令牌等。而以猴皮帽和猴頭最為貴重。

        祭祀前備好祭祀所用的柏枝、松明、香、燭、紙、鞭炮和豬腰、青稞咂酒、公雞等,再選擇祭山所用“神羊”。以往由寨內養羊戶自愿奉獻,經過細致挑選的純色公羊牽到會首處,經“釋比”再次評選,得到會首和“釋比”首肯后,用五色布條做成彩珠掛在羊角上?!搬尡取苯o“神羊”念“解穢經”。羌寨里的青年還要到山里挑選二根碗口粗的杉桿,剝皮后留下頂端椏枝十二枝,椏枝上插白色小旗,杉桿嵌上系著五色的彩紙栽立于“神林”前的空地上,其意義有兩種傳說:一是代表十二尊神;一是代表一年十二個月。

        太陽偏西,莊嚴肅穆,充滿著神秘色彩的祭山儀式開始。除了喪家、有產婦的人不能參加外,寨內十二歲以上的男性都要參加。人們身著盛裝,帶著月牙形或三叉形的饃饃,執事人員牽著羊子,“釋比”敲著羊皮鼓邊舞邊唱。眾人在“釋比”的帶領下,順著崎嶇的山路到“神林”處靜候?!搬尡取苯唤o執事人員一些白紙小旗,以示“忌神路”。規定:自祭祀起,三日內人畜不得進,如有違者,視其情節,重則重還一壇愿,輕則則用“刀頭”、敬酒,請“釋比”給神還一只公雞方可了結。

        到達神林后,“釋比”手執點燃的柏枝圍繞杉桿邊走邊念咒語,給所有參加祭祀的人員及愿雞、愿羊解穢驅邪。咒語為羌語,大意為:穢氣到處都有,人、雞、羊、杉桿上也有。人解了穢氣,神才能接納。今天弟子用點燃的香柏枝熏除了人間的一切穢氣,神靈??!請高高興興來領受。

        “出學”完畢,“釋比”帶領大家從已點燃的析枝上跨過羊?!吧裱颉?、雄雞、祭品也要用柏枝煙霧熏,以除穢氣。羌人認為,天神是民族的老祖宗,山神是管水、山和森林的,地神是管土地,牛王是管衣食的。這四尊神對眾生有功,需要還羊愿?!搬尡取睂⑺闹谎蚍峙浣o四尊神?!搬尡取鄙泶┒坦?、白裙,頭戴金絲猴皮做的三尖帽,手搖鈴鐺,用羌語念抖羊詞,請四神認定自動控制的祭羊,領會眾生的供奉。執事人員往羊身上潑冷水,在羊耳朵內放進青稞籽。羊因受冷水刺激發抖,“釋比”就根據羊抖的情況,來預示來年莊稼的豐歉,一直到羊身上的水滴抖完,羌民認為諸神已滿意地領受了供奉為止。這一過程稱為“抖水”。

        在祭山還愿的過程中,“釋比”念誦經文是極其重要的組成部份。經文祭山、還大愿、設壇敬神時才誦的“上壇經”?!搬尡取毖莩獣r,左手執羊皮鼓,右手拿著鼓捶,神情莊重,按經詞的韻律邊唱邊敲擊。譯為漢文為:千千兵馬、萬萬神軍,從前羌民風餐露宿,靠了石匠砌起房屋,才得安居樂業,可惜身體不好,骨瘦如柴。羌民無奈,在神前許下大愿,來年莊稼收了,豬養肥了,酒做起了,五谷之神不吃,羌民不敢吃,所以現在敬酒還愿……讓全寨老少男女雹災無災無難,無病無痛,走東趕西,大吉大利……

        誦完經文,“釋比”將早已準備好的用蕎面做成的野豬、老熊等破壞糧食作物的野獸模型,放到一塊小木板中央,再將做好的一只狗和一只貓放立在兩旁,用來警示害物?!搬尡取蹦钪湔Z,列數害物糟踏莊稼的種種罪惡,最后手執“神刀”將它們剁碎,并大聲用羌語問詢眾人:“害物消滅了沒有?”在得到大家肯定的答復后,“釋比”將剁碎的蕎面捏成一個圓坨,含著咒語將它塞到附近的山洞或墻洞,并把用蕎面做好的狗和貓放在洞口的兩旁,封閉洞口,意喻害物從此再不會危害莊稼。

        以上儀式結束已是深夜,鳴炮三響后,會首給諸神磕拜完畢打開咂酒壇,請“釋比”做“取達”?!叭∵_”為羌語,意為請天神領受祭品,“釋比”雙手平握酒桿,用羌語向天神稟白:今天羌人將自種自釀的青稞咂酒敬獻給您和諸神,請來領受和品嘗我們的心意。

        黎明時分,開始還愿。執事人將“神羊”分別牽到天神、地神、山神、牛王四位神位前跪著,“釋比”在每尊神位前邊擊鼓邊唱邊跳,身子略朝前傾,雙膝微曲,呈半蹲姿勢,“咚咚咚”擊鼓三次,左腳向斜上方跨出一步,再擊鼓三次,左腳退回原地,直立身體,目光正視神位,面帶微笑。然后右腳又恢復左腳動作開始舞蹈??谥心钫b還愿經文,當經文念誦完畢,“釋比”立即下跪,執事人員這時已將羊子殺死,鼓點也由急而漸緩結束。

        儀式最后,“釋比”借諸神旨意向年輕一代講述羌族先祖豐功偉績和艱苦創業的歷史,要求全寨人團結友愛,互幫互助,懲惡揚善,并由有聲望的策劃者、或者寨首,宣布鄉規民約等事項。

        整個祭山還愿會活動至此結束,各戶人領取所分的肉和湯,執事人員肩扛羊皮,向寨子走去?!搬尡取睋艄倪呂柽叧跋略冈~”,鳴炮三響,眾人跟隨“釋比”演唱下愿詞。這時,每戶在家的婦女都走到寨前迎接,向“釋比”和參加祭山還愿會的人問候,說些“辛苦”的話,“釋比”也向迎接的婦女封贈“吉利”的話語。

        羌族——多神信仰

        宗教是現實世界虛幻的、顛倒的反映。古代的羌民,由于對自然現象的日月星辰、風雨雷電等無法理解,對天災人福的恐懼,于是產生了“萬物有靈”的觀念和自然崇拜。進入階級社會以后,這種自然崇拜的“自發宗教”逐漸發展成“人為的宗教”。

        古羌人生產力低下,科技知識貧乏,無法理解自然界的各種現象而產生“多神信仰”。認為“萬物有靈”,包括有生命和無生命的動植物山、石、水、土、日、月、星、辰、風、雷、雨、電等自然現象,老師有“靈”的,尚有“靈”的東西就不能來到這個世界。羌人遷徙到岷江上游的高山深谷,通常遇到氣候多變:旱、澇、雹、洪、風;地質多變:崩、塌、垮、陷、裂;其它諸害:病、疫、瘟、蟲;加之猛獸兇禽危害,認為“神”才能管理、控馭這些災害,人們只有“敬神”才能消災滅禍。羌區宗教雖受佛、道、喇嘛教的影響,但仍保留著原始“圖騰”的內核,集貿在多神崇拜階段,把與人密切相關的物都尊崇為神。各類神各管各的執事,因受地域環境影響,特別地神的名稱、祭拜不同。一致的是均崇拜天神“木比塔”,諸神均由“白石神”為代表。

        羌人崇拜的神有五大類型:

       ?。ㄒ唬┳匀簧?/p>

        自然神有:天神、太陽神、月亮神、星星神(俗稱:星宿)、山神(每座山都有神名)、水神(有井、溪河、江)、火神(電閃、磷火)、龍神(雨、雪)、雷神、田神、土地神(有家神、青苗、長生等)、道路神、石神(白石、峻巖)等等。

       ?。ǘ﹦又参锷?/p>

        動植物神有:六畜神(馬、牛、羊、雞、犬、豬)、樹神、五谷神等。

       ?。ㄈ┎柯涞赜蛏?/p>

        部落地域神有:地盤業祖神、寨神。

       ?。ㄋ模┘疑?/p>

        家神有:家神、祖先神、男女祖先神、男女保護神、房神、圈神、門神、灶神、角角神、倉神、火塘神、媳婦神等。

       ?。ㄎ澹﹦趧庸に囍?/p>

        工藝之神有:石匠神、鐵匠神、木匠神、巧神(智慧神)等。除此,還有觀音、如來、君、玉皇、關圣、川主、地母、娘娘、平正王、乩仙、羅江等。羌人自己尊崇的神都有出版和神話傳說,是與所從事的各種生產和有過重大貢獻的人以及日常生活密切相關聯的,認為這些神都能支配民族興衰、人畜安全、五谷豐收。

        關于“白石神”和種種傳說:白石(羌語俄比爾子)是羌人諸神代表的標記,不管在祭祀重地、路旁田邊、山坡水域、房頂宇廟處處可見。相傳:羌戈大戰“時,神靈指引用白石擊敗戈基人,羌人領袖告訴眾人白石擊敗了戈基人,各帶一個回去。又傳,禹生時其母用白石剖腹產。又傳始祖木姐珠和斗安珠(燃比娃)在天堂婚后下凡,阿巴”木比塔“告訴他們:“五塊白石你代(帶)回去,供在人間房屋頂,太陽一照銀光閃,天庭可以見到你”。雁門鄉羌人房頂供五塊白石分別代表:晝夜神、天神、地神、樹神、獵神;三江鄉人則分別代表:男女祖先、天神、山王、火神、牛羊神;龍溪鄉則分別代表:天王祖先、寨盤業祖、六畜神、火神。又傳天神司火的管家愛上了人間寶石寨龍尼女,兩人婚配,管家要回天庭與龍尼女說:“你生了兒子取名燃比娃”?;鹜揲L大去天庭尋父,并要盜火種下凡,幾次被發覺,其父說“我把火種在白石中,你回去撞擊將出火”。從此羌人有了火。對于白石神的信崇還與古羌人游牧保存火種有關,今羌人上山必帶火鐮、火草、白石??h內羌區供奉的部份神有:

        綿虒鎮:天神(阿巴木比塔,羌語,下同),女始祖神(木姐珠)、男始祖神(燃比娃)、家神(基西色)、白山神(蘇不色)、黑山神(樹祖神)、樹神(披如色)、雪隆包神(果果色)、水神(顓色)、寨神(不主色)、溪神(哭顓色)、河神(岷江、塞顓色)、火神(翁不色)、火塘三腳每只代表一神叫祖先神、傳號神、媳婦神(吉茲阿)、男祖神(母巴色)、左門神(獨蒙吹)、右門神(那蒙吹)、房神(色多色)、六畜神(牛、馬、羊等八扎色)、五谷神(瓦杷格作色)、巖(燃色)、地神(選看)、羊神(側色)、牛王(一門色)、房屋神(始多色)、倉神(晝確色)、角角神(其不色等等。

        雁門鄉:天神(木比塔)、女始祖神(木姐珠)、男始祖神(斗安珠)、祖先神(木初)、工匠智慧神(色斯奇)、男保護神(密怕路)、女保護神(色帕路)、火神(木枯)、男祖先神(活葉色)、女祖先神(衛葉色)、地神(樹卜)、寨神(諾的基)、山神娘娘(拆格色)、水神竹枯色)、羊神(側須須)、牛神(石奪)、門神(那厄肚杜)等等。

        龍溪鄉:天神(阿爸木比塔)、最人的天神(馬必且)、女始祖神(木姐珠)、男始祖神(燃比娃)、山王(曲吉)、寨神(阿補基雅)、家族保護神(恰達里古馬比吉)、門角神(現厄阿底昔古柏)、羊神(六畜神、薩達得格卜自且)、祖神(一別打木)、水神(黑阿谷列樹列且)、火神(木易谷谷胡一且)、男祖宗神(的爾谷莫一且)、女祖神(媳婦神、昔特谷谷巖一且)、鐵神(苦巴未亞)、房神(錫達柳、寨盤業主(國若)、鋤頭神(覺比)、山神(納黑色)、樹神(勒旭)、石匠神(卡竹席母勒格西)。

        除信正神外,羌人還會有“邪”神,而對這些“邪”神既懼怕,又安撫,在認為無法的情形下,才去請“釋比”(端公)作法驅除。如山妖、樹精、各種獸禽精、路鬼、吊死鬼、、淹死鬼、魔頭、黑煞等。最為懼怕的是“毒藥貓”(又稱“毒咩瓜”),遇人非正常死亡,小孩干瘦和脹鼓病等,都說是“毒藥貓”害的,該“妖”連正神都難治,并認為此妖也離不得,一個地方倘沒有“毒藥貓”,人吃水也要毒人,還認為這些“鬼妖精怪”專懲罰那些不行善,做過惡事的人。

        其他民族的一些神也與羌人信奉一致,如最大的天神木比塔就與玉皇同等。也有單供老君、川主、娘娘、平正等神,最普遍的上信奉“觀音”,認為“觀音”是大慈大悲、救苦救難、無事不曉、無事不管、無事不見的神靈,幾乎每個寨子都有大小不同的觀音廟,其它一些神在廟內只不過是陪襯。建國后,對神的敬奉逐漸淡薄,幾乎不存在什么神靈。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后,尤其是1986年又恢復祭山還愿會和重大節日祭祀后,部份廟宇已修復。

       ?。ㄗ髡撸宏悤匀A,汶川縣地震辦公室;羅進勇,汶川縣博物館)

      編輯:周 琴

      主題活動

      相關文檔


      地方文明網站


      亚洲欧美中文日韩在线v日本